Vincent go go victor

此處訴說的是一個靈敏.感性.充滿思想.一路順遂卻憤世嫉俗.有小聰明卻一天到晚想用功.遇到貴人含淚感恩.遇到仇人咬牙報仇.循規蹈矩確有著狂放心思 這樣的一個少年 在這樣的一個年代理 所留下的軌跡

Saturday, October 29, 2005

語言學與我 Linguistics with little Danny

上次的語言學概論 我竟然考了滿分(滿分者是少數)
真是我想也想不到的
上了大學以後 我懶惰的毛病常常復發 原本以為又會渾渾噩噩過四年
沒想到竟然受到上天的眷顧!
美哉潔芳!小胡萬歲!丹尼要得!天助自助!
(潔芳與小胡都是最可愛最可愛的語概老師的名字)

還記得在師大的時候 語音學是最令我感到痛苦的科目(雖然師大的語言學師資是出名的好)
但我總覺得師大的日子默默地種下了一顆埋伏的種子
聯考完以後 思索著人生的路 思索著外文系將來的打算
除了一直相當喜歡的口譯以外 第一個浮現在我腦中的 竟不是英語教學(我一直想當老師)
而是那每個禮拜一都要折磨我的兩個小時的語音學(語言學相關科目)!

在確定要當老師以後 我在開學的第一天便在下課時衝去問老師為什麼學校沒有語音學 然後鉅細靡遺的分析語音學的重要性 希望獲得老師的重視(指語音學而不是我)
禮拜二師生茶敘 我再度將問題提出 並且引用許多資料(93年度有開設語音學的大學相關科系)
但主任給的答覆是確定不會開語音學!(理由是因為 語言學概論便包含語音學 還有我們是"英語教學系" 課程會偏向教學 別人有的我們不一定要有) 我心裡的疑問是 語音學跟教學沒有關係嗎? 每一個都可以 或說都有機會有一口標準流利的美式發音 但是當你的學生發錯時 你該如何糾正他呢?

不談這個了! 我想說的是我盡力了! 我一直是盡力爭取某些覺得非常必要的東西的人 但搞這種類似"學運"的事(或許言過其實 但我的一再發問或許真的已讓老師主任感到頭痛) 還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下一次 但是山不轉水轉 我已決定去政大或是師大旁聽語言學相關科目
希望可以獲得紮實且密集的語言學訓練

禮拜一問教官公費生可不可以考研究所這件事 教官的答覆竟然是可以! 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先讀完研究所在出來服務! 太棒了! 知道自己可以考研究所 不能升學的苦悶轉換成動力! 我期許自己哪天可以再回去師大唸語言學研究所 與當年敬愛以及佩服 視為榜樣的老師們再續師生緣份 老師們 你們一定要等我啊!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