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go go victor

此處訴說的是一個靈敏.感性.充滿思想.一路順遂卻憤世嫉俗.有小聰明卻一天到晚想用功.遇到貴人含淚感恩.遇到仇人咬牙報仇.循規蹈矩確有著狂放心思 這樣的一個少年 在這樣的一個年代理 所留下的軌跡

Wednesday, June 28, 2006

哭沙聽海望天藍-悼念一個車站
那是一個寒假的午後。如同往年一般,我獨自搭著海線的平快車,要在過年前回鄉拜訪親戚。要過年了,通常應該是愉悅的心情,然而這回卻怎樣也快樂不起來-這年我大一,照理來說正是人生的美好時光,我卻為了自己與周遭環境的格格不入而感到孤獨;放假回鄉對我來說,順理成章地成為安慰及依靠。
家鄉的火車站是典型的海線小站,鮮少火車在這裡停留。記憶中,也只有夏天海水浴場開幕的時候,才會在月台上看到三三兩兩的遊客。或許是因為童年與祖父母同住,父母在遙遠的城市裡就業的關係,這樣的靜謐與孤獨在我兒時的記憶當中刻畫出一幅鮮明的景象。
站房是小巧精緻的日式木造平房,有著古色古香的售票口以及候車室。沒有天橋地下道,去月台必須穿越軌道,月台上沒有遮雨棚,湊巧提供了極佳的視野。車站的外不遠是防風林及沙灘,之後便是海天一色地迤邐到無盡。
這是一個離海最近的小站,鹹鹹的海風及貧瘠的土地使得這裡的年輕人必須在外地生根繁衍,為有待逢年過節再以作客的心情回鄉。鎮上的人口逐年老化,沒有年輕人願意待在這裡討生活,包括我在台北當老師的父母。小站隨著小鎮的沒落而沒落,大概是上小學以後,以客人身份回鄉的我發現售票的老伯伯不在了,回鄉的要遇見的第一個主人消失了,我心中也覺得少了什麼似的;古色古香的車站少了她的靈魂人物,頓時變成一具空殼。月台上出現「上車請自動向車掌補票」的標語,小的時候總把伯伯的消失解釋成生離死別;直到長大以後,我才知道有很多車站因為不勝虧損而遭受一樣的命運。
海風鹹鹹,日頭焰焰,「空殼」繼續在原處度過她的餘生。她是回家的玄關,而家是我遭遇不如意永遠的依靠。有什麼困難,我總要回鄉走走,並不在意被說成逃避現實,只因為有地方還在等我。一個人回家一定先踏入玄關,由此可見這幢日式建築對我的意義。
從來沒有想過,她的餘生竟只有十二年不到。
今年下車時,我先震懾於巨大的塑膠怪物-遮雨棚;要跨越軌道時才發現出口已經被封住,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毫無特色的水泥天橋;直到下了天橋,我才發現,建築已經被夷為平地了。所有的記憶,所有的安穩踏實,所有的怡然自得,所有的回鄉之感,頓時在這一刻煙消雲散;不想自比為失根的蘭花,然而心中的悵然難以言喻。光陰荏苒,飛逝的不只是時間,可以是一個人的童年,可以是一種不能取代的歸屬感。而我也相信這樣型式的失去遠比一分一秒的流失來的教人悵然。
出了站,向海邊走去。海風哮,白雲飄,風林搖,孤人傲。一樣的景致,只是正值冬季,偌大的沙灘只有我一人的足跡,不禁想把「百年孤寂」套在自己身上,以作為一種心酸的浪漫。正當孤獨、委屈纏繞之際,又失去了想得到的撫慰。面對這樣的處境,要我如何不將晶瑩的淚拋向大海?
你是我最苦澀的等待。而當這片海悲情地注定要悲泣到天明,我也只能無奈地抬頭仰望-那天天天藍。

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在我感到最沮喪的時候
你當時留下來的毛衣 竟成為安慰
不知是不是斷背山襯衫那一幕的影響
當我穿上它 我覺得你擁抱著我
在情人節的前一天 在我跟家人發生衝突的時候
這件"有歷史的"衣物 帶給我力量
但可能第一次穿它時 也是最後一次穿它
畢竟你還是你 我不該侵權穿著
或許是紀念吧 向每本書裡都要一次的to the memory of......
w-ch-sh
希望你過得好
也希望我抽的宿舍
我快哭了 但我這次拒絕哭泣 因為我知道快要飛翔
親愛的 沒有你 我孤獨而難耐

Wednesday, February 08, 2006



My Mr. Right

His name is Ken, and he is sitting next to me and occasionally giving me a shiny glimpse when I type this masterpiece concerning him.
I have been obsessed by Ken’s handsome face since I fell in love with him. Every feature is so extraordinarily perfect that sometimes he gives me the illusion that my boyfriend is a Greek portrait. Moreover, among so many features, his eyes are the most attractive part. Ken’s vivid eyes are incredibly deep and alluring that always convey secrets, reveal his and thoughts emotions, or even arouse my desire. His eyes are also changeable. When he works, or when he concentrates on his studies, I can see the conscience, perseverance, or even stubbornness in them. When he comes up with some new ideas or just solves a problem, the eyes become as bright as the azure sky. The eyebrows arch and the eyes shimmer brilliantly. His eyes are so charming that they can draw your attention even when you argue about something with Ken. When we quarrel about some trivial chores, I find the rage from the two furious volcanoes, but for me the holes filled with flame are somewhat wild and dominant. Strange to say, somehow I interpret them as a token of the ambition and the power to be masculine. Nevertheless, the glamour fades in his eyes when he is in the bad mood; they immediately transform themselves into a dark, deep, motionless, and isolated lake. As a canoe floating on the sentimental surface, certainly you can see through the sorrow he feels. In addition, the most irresistible eyes are the ones before he wants to kiss me or hug me. He always does nothing but look at me in a sincere way. I blush as soon as his eyes are fixed upon me. The most irresistible ones are also the most complicated. His eyesight at that moment is a mixture of sincerity, tenderness, passion, temptation, desire, urgency, and mischief. It is like a colorful painting which presents a wonderful world.
Although Ken’s other features are also beautiful on his face, his eyes, definitely play an indispensable role. It is them that make Ken a diverse person who has different aspects and various feelings. Otherwise, no matter how handsome Ken is, he is nothing but a perfect portrait.

Thursday, January 19, 2006

新年新希望
我真希望s大人不要再生我的氣了
我去年一直惹他生氣
我老是搞砸事情 我老愛惹麻煩 我總不夠成熟
我現在都不敢跟他用msn聊天了
深怕又讓他不爽

然後 啦啦隊跳完了 應該也可以來學個法文了吧
而且要持之以恆了學
否則之前付出的努力都白費了

對了 為了修閩南語教學課程跟音韻拼音系統課程 我要好好的練習我的閩南語
我可不想一下被當

其他的事都還可以再好好思考一番
至於談戀愛這件事我則是想都沒想過
畢竟緣分不能強求
ok that's all
今天突發奇想的作了一個實驗
我在網路上搜尋我國中的時候喜歡的人的名字
已經好久沒聯絡了
除了知道在讀松山高中以外 其他的都無從獲取其資料
唉呀 老情人 關心一下也不為過
後來才知道原來讀台大機械系 真是好樣的 竟然跟本人一樣優秀(屁啦!他當然比我優秀多了 我簡直是個不上進的人)

另外一個是探索其電眼之延續性
由於他竟然在他人網誌上出現 我於是非常地好奇
結果呢 網誌居然說 看到布萊德彼特的眼睛就想起那補習班數學解題老師
只能說小朋友你想太多了 如果你真瞭解他你就不會這麼說的
不過我承認其雙眼之深邃讓人難抗拒啦
而且跟學長爭也不是一件好事喔 你給我注意一點哈哈
話說回來那個寫網誌的人最後上了台大法律系(如果當初選擇有所不同 我或許可以交這位後輩兼同學一點討好的技巧)

總之啊 知道那個人幸福 跟我一樣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一樣的過生活 就欣慰地令人想哭
念舊的人有福了 因為溫暖降臨
改天撥個電話好了!

開心的時候就要來跳一段現代舞慶祝
即使被爸媽嘲笑也在所不惜!

Wednesday, January 18, 2006

基本上 寒假正式開始了耶
好開懷啊
我今天回家一直在唱高二那個時候學的原住民歌曲
依序的唱了鋤草時的工作歌還有 "姊妹"前面的一段很棒的插曲
不知道為什麼 我竟然唱一唱就想到了sound symbolism
大概是因為原住民的歌都是一個子音配上一個母音所連起來的簡單組合
讓人覺得整個心情真是單純極了
可以好好休息了 熬夜也離我遠去
下學期一定要早一點開始唸 否則我又要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在一天之內把stella學期初規定的作業全部寫完了耶
真是熱鍋上的螞蟻界的第一把交椅
禮拜五要看斷背山 興奮加興奮
這個寒假得大任務 另外我還要看哲學的慰藉跟我愛身分地位
哈哈我早就妄想很久了啦
總之我不希望寒假虛度
我好想跟好姐妹們聊聊天喔
把我的心情都變成話語 聽我輕輕訴說
哈 我拒絕了班上的聚餐 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 似乎也只有陪笑的份吧
我怕陪笑

Tuesday, December 27, 2005

本週一(1226)是我這個學期第一次參加禪學社的活動
我們做了動禪 禪定這兩個很基本的動作
殊不知我個人很難靜下心來
22分鐘的禪定中有幾次心都跑走了
不過 學姊卻說她看我已經非常"超越"了
真是外表平靜內心卻排山倒海啊
我一定要克服自己感情上的障礙
沒有結果的感情不必去想
此次跨年應該是挺有意義的一次
原本要跟高中同學一起過的 在淡水大聊特聊一番
不過呢 我現在決定把淡水行往前一天
1231那天乖乖的在家裡睡覺
0101一大早去參加林口的禪會
沒想到 基督徒也可以坐禪呢!

超越自己 成就別人 這是學姊說的 禪的目標
或許也是社課裡面對我來說最深刻的一句話
有的時候真的是不得不自私
現在我該好好想想我可以為別人做什麼

加油吧

Friday, November 25, 2005

今天真是一個大矛盾日!
昨天b對我說他很喜歡我的貼心 還感謝了我一下
唉呀 不過就是一本寫作課本
男一舍1316寢的互動可是比這個好上千百倍呢
不過還是很開心被稱讚貼心
這是談戀愛很棒的必備條件吧

結果今天s似乎對我很不滿
覺得我很無聊
我覺得s真是很情緒化 好像也摸不透他的感覺(雖然說我也沒有想摸透的想法)
其實 這些事情都是小事
只是我真的覺得他是一個很棒的學生 絕對是英語學習者的模範
而且我對他積極進取的態度也是很讚許
沒想到 他老是對我這麼情緒化
我到底是哪裡惹到他了呀?
可是我還是想記著他的好
聖誕節原本很想寄卡片給他
但想想還是不要好了 或許他覺得收卡片是一件很無聊的事

不想了! 語概語概! 發音發音!話劇話劇!
今天早上通識課的兩位老師紛紛告假而去
老天爺真是個好心腸的人 竟許我一個如此美好的早晨
沒想到家裡樓下的幼稚園竟然以阿妹的「我要飛」在跳帶動唱
我真是有感而發 連小朋友都能被無限的魅力與熱力感染的好開心
我真要提提阿妹 早該提的
她在第四十二屆金馬獎的表現真的是無懈可擊!
事前她是很緊張的 因為她老忘詞 而這次的老歌又不是她自己的歌
金馬獎現場又因為音響問題 偶而甚至出現刺耳怪聲
但阿妹的就是沒有被任何一樣影響到呢
歌詞不但背得一字不漏 就連怪聲響出現的時候 都還保持著微笑
詮釋每首不同性質的歌 都可以用不同的嗓音 或細緻或狂野
配合的恰到好處 我甚至想從阿妹的歌聲來揣測從來沒看過的電影情節
那已不只是歌聲 是畫面 是意象
「忘不了」那開場時的細細低吟 、「最後一夜」開始逐漸飽滿了起來(後來的「嗯~ 最後一夜」充滿了韻味 沒有任何一點的感傷 但帶有一絲絲的無奈)、「新不了情」首次聽時似乎不夠高亢激昂,實則早比原唱高出好一兩個key,是她的內斂吧!(什麼時候她也學著內斂而沉穩了?不若以往高亢的大快人心,卻是恰到好處)「小城故事」在他的詮釋下流行了起來,好流行的歌聲,但在舞台上她顯得如此的莊重,「我是一朵雲」平淡之後,「今天不回家」顯然是回到那個年代某個舞廳,俏皮的小姐在舞台一角唱著,場子裡跳舞的人舞步全部暫停,只因那嗓子太迷人、渾厚、甚至誘惑而性感,「天邊一朵雲」開始時的「come on!」、和中間那一段請大家一起拍手的場面,彷彿又回到「張惠妹xx演唱會」一般,鏡頭拉到台下,觀眾們拍手、微笑、欣賞。
「海誓山盟」,歌聲真是清亮極了,「默默我問浪花~」那長音的肩膀擺動,以及在這首歌裡面的一顰一笑,活潑而自信,超棒!(隔天語概老師甚至說阿妹不用露就很性感,我猜是因為這點),「桂花巷」的阿妹好淒苦,漂泊流浪,不知下一站在哪裡,最後兩句的卻又回到內斂,因為要緊接「滾滾紅塵」的緣故吧!「魯冰花」絕對是這場晚會的大經典,「啊~」激昂,與原唱截然不同,催人熱淚,這部電影我是看過的,想起那個貧窮的家庭,兩個沒有媽媽的孩子,真的好想哭。「酒矸倘賣無」早是很熟悉的歌曲了,阿妹是不是特別會詮釋與親情相關的歌曲?歌聲裡我們自己找的到答案的。「一樣的月光」重頭戲,蘇芮的歌,和「內斂」絕對扯不上關係的歌,非常棒,很適合原住民歌手演唱,「一樣的笑容,一樣的淚水,一樣的日子,一樣的我和你」字字唱的精準不馬虎,她成功了,最後一首歌激昂豐沛而充滿感情,唱完了!緊接的妹式吼叫,在緊接的當然是無限的掌聲。
阿妹,支持妳十年了,一樣的我和妳,真的!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禮拜三我把一年級的寫作課本拿去師大給四年級的學長b
沒想到師大的警衛竟是出名的無情
竟然連昔日校友託付的一本小小的paragraph development都不願幫我稍作保管
不過他也給我一個很棒的機會 那就是 我必須把書放在宿舍的信箱裡
回到一年前住在那裡的宿舍
好多東西浮現到心頭
我們曾在那裡討論語音學與發音練習- the boy bought a boat
我們在房間裡說笑 也幫山姆等人辦簡單的生日宴會 Eric彈吉他 Brien彈吉他 Ken彈吉他 聽說連澎澎都會彈吉他
羅沙瑞歐煩人的喇叭嘴
我跟曾都是合唱團的 我是tenor 他是bass
還有史巴 他真是個有氣質的讀書人 我真是佩服至極
宿舍後面有一個大煎包店 三個25元

但我在進宿舍的時候 我卻不想遇到當時日夜相處的好同學們
那種感情 那種愧疚 怎麼說也說不清的
我怎可自私的不說一句話就逃跑於這個聯考前多想進入的學校
好歹 有事大家一起商量 就算真的要走 大家給個祝福說聲byebye

一切都不重要 我知道他們不恨我 我知道自己的心裡有多麼的感謝 有多想為他們做一點事
那怕只是宣傳性的鼓吹師大英語只輸政大英文兩分(這的確也是事實)
我拿書給b 大概也是想為他們付出一些吧
那真的是我的good old days 散文課提到的
很美的記憶只存在於那個時代

總之 往後我遇到什麼挫折 我不會忘記或辜負這些參與我生命分享我心情的人
非要努力撐過!

我今天遇到很多挫折 許多事情欲振乏力 明天要掛著微笑去上學!

Tuesday, November 01, 2005

Amazing A-mei
I am so lucky that I can find this article because I think that it’s my pleasure to know an old friend again. I have been A-mei’s loyal fan since 1995, when her voice appeared in Zhang Yu-Sheng’s album. I still remember that female singers at that time mostly sang in an elaborate way, and the situation seemed invariable. All of a sudden, a rough, powerful, and sincere voice came into existence, making me surprised. I had no choice but to listen to her album again and again. Moreover, in 1998, I went to her first concert and I had a great time. I got excited when she sang rock songs with all her strength and was moved into tears when she sang ballads with her sonorous and turbulent voice. Every song seemed a true story with her unique interpretation. Nevertheless, I thought she was capable of singing without using a lot of special techniques. It was her devoted attitude that touched me. In fact, A-mei is not a beautiful girl but I believe she is certainly a charming one. She is passionate on stage and very friendly to her fans off stage. Every time I take part in her activities, she talks to me and other fans as if we were friends or neighbors. Besides, her heart is always full of acknowledgements and modesty for in a lot of award ceremonies and some programs, she always mentions people who help, or inspire her a lot on her way to being a popular singer. Her virtues are another reason why I fall in love with her.
Her ability to overcome and to endure difficulties is also admirable. Not until August, 2004 did I know how brave and strong-willed she was. It was the time she finished her concert in Beijing successfully and prepared to fly back to Taiwan. At that joyful moment, unfortunately, a misfortune fell on her. She was involved in an unnecessary and irrelevant political issue and was questioned by a lot of politicians and people whether she loved Taiwan or not. The vice president even asked her to make a choice between the safeties of Taiwanese and the concerts in Mainland china. What an unfair treatment to her! Luckily, she didn’t be defeated and still took a positive attitude towards life. This year, she has been devoted herself to a series of charitable activities and even went to Africa to send her warmth and love. I think the reason why she is attractive to me and her other fans is not only because of her voice and performance, but also because of what she does and how she faces her life. She gives me a lot of inspiration and has a considerate effect on me. Therefore, I am really glad to write my own article about her. She cannot be replaced forever in my mind!

Saturday, October 29, 2005

語言學與我 Linguistics with little Danny

上次的語言學概論 我竟然考了滿分(滿分者是少數)
真是我想也想不到的
上了大學以後 我懶惰的毛病常常復發 原本以為又會渾渾噩噩過四年
沒想到竟然受到上天的眷顧!
美哉潔芳!小胡萬歲!丹尼要得!天助自助!
(潔芳與小胡都是最可愛最可愛的語概老師的名字)

還記得在師大的時候 語音學是最令我感到痛苦的科目(雖然師大的語言學師資是出名的好)
但我總覺得師大的日子默默地種下了一顆埋伏的種子
聯考完以後 思索著人生的路 思索著外文系將來的打算
除了一直相當喜歡的口譯以外 第一個浮現在我腦中的 竟不是英語教學(我一直想當老師)
而是那每個禮拜一都要折磨我的兩個小時的語音學(語言學相關科目)!

在確定要當老師以後 我在開學的第一天便在下課時衝去問老師為什麼學校沒有語音學 然後鉅細靡遺的分析語音學的重要性 希望獲得老師的重視(指語音學而不是我)
禮拜二師生茶敘 我再度將問題提出 並且引用許多資料(93年度有開設語音學的大學相關科系)
但主任給的答覆是確定不會開語音學!(理由是因為 語言學概論便包含語音學 還有我們是"英語教學系" 課程會偏向教學 別人有的我們不一定要有) 我心裡的疑問是 語音學跟教學沒有關係嗎? 每一個都可以 或說都有機會有一口標準流利的美式發音 但是當你的學生發錯時 你該如何糾正他呢?

不談這個了! 我想說的是我盡力了! 我一直是盡力爭取某些覺得非常必要的東西的人 但搞這種類似"學運"的事(或許言過其實 但我的一再發問或許真的已讓老師主任感到頭痛) 還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下一次 但是山不轉水轉 我已決定去政大或是師大旁聽語言學相關科目
希望可以獲得紮實且密集的語言學訓練

禮拜一問教官公費生可不可以考研究所這件事 教官的答覆竟然是可以! 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先讀完研究所在出來服務! 太棒了! 知道自己可以考研究所 不能升學的苦悶轉換成動力! 我期許自己哪天可以再回去師大唸語言學研究所 與當年敬愛以及佩服 視為榜樣的老師們再續師生緣份 老師們 你們一定要等我啊!